【深度】厄齐尔撕裂德国的三个抉择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28 19:17

【深度】厄齐尔撕裂德国的三个抉择

2018-07-28 17:33来源:体坛周刊德国/厄齐尔

原标题:【深度】厄齐尔撕裂德国的三个抉择

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一张合影引发一场德国足坛历史罕见的混乱?

7月22日,为德国队效力92场的2014世界杯冠军队成员厄齐尔在社交平台发布三篇声明,首次公开对世界杯前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照事件做出回应,指责德国媒体与足协种族歧视,并宣布退出德国国家队。

这一事件不仅在足坛,在德国和土耳其,也在全世界引起巨大反响。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同情、声援、愤怒、咒骂、声讨,俨然一场污泥大战。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一张合影引发一场德国足坛历史罕见的混乱?

如果不了解这张照片的背景,不了解德国土耳其裔夹杂在德国土耳其政治关系间的状况,不了解德国当前的社会政治环境,不了解德国社会和足坛对种族歧视的态度,是不可能对这一事件做出一个清晰而公正判断的。

在这场污泥战中,厄齐尔及其团队的三个抉择是关键。厄齐尔团队所发布的三篇声明对这三个抉择都有所提及。这三个抉择决定了整个事件的走向,把它引向了无可挽回的局面。

2018年5月14日,在德国队宣布世界杯名单的前一天,媒体发现埃尔多安的党部媒体在埃尔多安竞选宣传中,使用了一张土耳其裔德国国脚厄齐尔、京多安跟埃尔多安的最新合照。这立即在德国媒体引发风暴,很多德国足坛、政坛和媒体人士开始对此进行批评,舆论迅速升温。

这次合照之前,厄齐尔也曾多次与埃尔多安合影。德国舆论这次变得如此敏感与愤怒,跟三个因素有关,一是埃尔多安的作为以及他与德国关系的变化,二是德国裔土耳其人的政治身份,三是德国媒体跟埃尔多安的关系。

埃尔多安2003到2014年担任土耳其总理,2014年至今任土耳其总统。执政早期,他曾推进土耳其的民主制度和经济改革,但担任总统后逐渐开始推行西方眼中的独裁统治并限制法治制度。

随着这一进程,德国媒体和舆论对埃尔多安多有批判,德土关系也逐步恶化。2016年6月,德国议会通过一项决议,纪念1915至1916年间在奥斯曼帝国被种族灭绝的亚美尼亚人及其他基督教少数群族,埃尔多安当即表示将让德国品尝恶果。

2017年,埃尔多安及其政府推动宪改公投,这在西方国家看来是准备进一步加强政治独裁的举动。于是,德国禁止土耳其政治人士在德国土耳其裔群体进行针对宪改公投的公开宣传活动。土耳其法务部长宣称德国官方是“法西斯行径”,土外交部长在汉堡土耳其领事馆公开宣称,德国有体系地压制居住在德国的土耳其公民,并进行政治洗脑。

埃尔多安本人则控诉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作为类似纳粹,而且支持在土耳其的恐怖主义。此后,德国议会讨论决定是否中断与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德土双方先后针对对方发布旅游警告。至此,德土双方外交关系彻底恶化。

尽管如此,在德国居住的300万土耳其裔移民,仍使两国关系无法割离,这其中有大约100万人拥有在土耳其的选举权。所以每当土耳其进行重大投票,这一部分群族始终是土耳其政党的争夺对象。而作为令土耳其裔骄傲的足球运动员,尤其是世界冠军成员,厄齐尔在德国土耳其裔中有着非常特殊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土耳其裔球员的这种号召力,经常处在德国舆论的密切关注之中。另一重要事件是,2017年2月到2018年2月,曾在德国多家媒体任职的WeltN24媒体集团的记者于杰尔(德籍土耳其裔)在土耳其以“宣扬恐怖主义”的罪名被拘押了一年,更使德国媒体同仇敌忾,对埃尔多安深恶痛绝。

合照事件发生在土耳其2018年大选前的6周,尽管可能不是厄齐尔的本意,土耳其方面利用了这张合照为埃尔多安做竞选宣传。这对德国政坛和媒体来说是一个强烈刺激,反应非常强烈。6周后,埃尔多安赢得大选,在德国有投票权的土耳其裔有2/3的人选择了埃尔多安,远高于其本土支持率,这也为整个事件的后续发展浇上了一勺热油。

“厄三篇”一再强调,他尊重自己的土耳其血统,这张合照跟以前一样没有政治含义。但以厄齐尔的影响力,如果真的对德国与埃尔多安当前关系没有丝毫想法,那也是非常令人费解的。值得一提的是,正因为出于时间点、两国关系以及自己身份的敏感认知,同样被埃尔多安邀请的德国国脚埃姆雷·詹选择了拒绝。

如果说厄齐尔的第一个抉择可以解释为没有政治敏感度,那么第二个抉择,也就是其团队在舆论发酵后所做的应对则是致命的。合照事件后,德国媒体和舆论一直在催促厄齐尔和京多安表明态度。然而只有京多安在6月5日发表了公开回应,表示这一照片没有政治背景。厄齐尔一方始终保持沉默,一直到7月22日与德国足协彻底决裂。

第三篇声明中,厄齐尔用了一定笔墨试图解释他不做回应的原因。这一描述的重点有三段,第一是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不尊重他对照片的解释,第二是因为要专心世界杯备战,所以不参加媒体日活动,第三就是在跟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会面后本打算发声明,但格林德尔对声明的主导权不满。

厄齐尔声明所做出的解释模棱两可,没有明确说明格林德尔阻止发表回应,但又试图把不发回应的责任推到足协主席身上。事实是,厄齐尔在和施泰因迈尔会面后并未发表联合声明,或许正如厄齐尔所说是格林德尔不满主导权,但作为足协领导人,格林德尔理应清楚在这样重大危机下直接声明的重要性,真的是他仅仅因为主导权而一意孤行单方面阻止发布声明吗?还是厄齐尔团队跟德国足协因见解分歧,无法就一致声明的方式和内容达成共识?

值得注意的是,厄齐尔的声明颠倒了跟施泰因迈尔会谈与德国队媒体日的叙述顺序。如果说没有发表共同声明事出有因,那么在跟德国总统会面(5月19日)到德国队媒体日(6月5日)中间有超过半个月时间,德国国内舆论愈演愈烈,要求厄齐尔和京多安直接回应的呼声越来越高,德国队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京多安做出了回应,而厄齐尔选择了回避。至于德国足协是否会允许一名球员回应、限制另一名球员回应,这不是很难猜测的事情。

因为这样的选择,同样在备战的其他德国队球员必须一次次在记者会上面对相关提问。世界杯开赛前,德国队队长诺伊尔公开承认,这一事件的发展对球队不仅有影响,而且让队友们包袱沉重。厄齐尔在声明中反复强调对家人和土耳其血缘的尊重,但是,他的队友和他的德国球迷们的感受同样需要被尊重。

厄齐尔的回避,是整个事件中他和他的团队最被诟病的地方。在他们发布了三篇声明之后,德国舆论并未接受他对此的解释。舆论看法非常清晰一致,他完全可以有其他选择。

厄齐尔方面做出前两个抉择之后,同样合照的京多安逐渐被德国舆论放过,厄齐尔成为众矢之的。此时,德国队在世界杯打出队史最差成绩,之后领队比埃霍夫的莫名讲话,以及格林德尔的秋后算账,更将厄齐尔推到舆论风暴中心。这当中不仅有球迷和媒体的愤怒,许多早已摩拳擦掌的别有用心的政治人士也参与进来,演变成一场德国社会闹剧。

这幕闹剧的种子其实早已在德国社会时局中种下。德国队2014年问鼎世界杯后,社会发生剧烈变化。2014年秋天,在德国德累斯顿的一起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活动开始登场亮相:PEGIDA(意为“欧洲爱国主义者反抗西方国家伊斯兰化”)。这一活动带有极其明显的种族主义和极右翼特色,从一开始就遭到德国大多数舆论和政治家的反对与警告,但它依然获得了很大反响,极大刺激了德国极右翼排外势力的扩张。

差不多同一时期,德国出现一个新的民粹主义政党:AfD选择党。这一政党宣传严格审核移民标准,对移民强化德国文化认同和价值观。2017年德国大选中,AfD获得12.6%选票,第一次参加选举就成为德国第三大政党。

2018年初,AfD打破禁忌,正式与PEGIDA活动合流,德国社会的反伊斯兰化和排外主义两大浪潮合二为一。目前,德国社会的主流正在跟这一趋势作斗争,但德国社会撕裂的已不可避免。厄齐尔合照事件给这一浪潮提供了绝佳标靶。毋庸置疑,厄齐尔在他声明中提到的种族歧视攻击肯定是存在的。

可以想象,厄齐尔在当前的德国社会环境中遭受过多少次种族歧视的攻击,他有多么愤怒。这都可以理解。但是,他和他的团队在声明中做出的选择是:把他所遭受的德国社会少数团体的攻击,转移到了德国足协和媒体身上,用种族歧视作为对合照门的反击。

这一指责令人难以信服。德国足协是德国各大机构中对种族歧视最敏感的,早在15年前,德国足协就开始制定清晰的反种族歧视守则。无论在哪一场德国联赛,都有专门的观察员监督是否存在种族主义攻击。

在德国各级足球青训队伍中,教练在第一节课的第一次训话往往就是:任何种族歧视言行的后果,都是驱逐出队。德国媒体中的大多数也对种族歧视持有清晰的反对态度。2016欧洲杯前,AfD副主席高兰德说不会选博阿滕做邻居,足球圈和政治圈几乎齐声支援博阿滕。

所以,无论是德国足协,还是众多政治家,虽然都对厄齐尔的离去表示尊重,但大都坚决拒绝接受德国足协涉嫌种族歧视这样过于庞大而沉重的指责。7月25日,德国《时代周报》发布了在线调查机构的数据:67%的德国人不认为德国媒体和舆论对厄齐尔的公开批评包含种族歧视因素。

最终,高擎反种族主义大旗,让厄齐尔成了土耳其人的英雄,也让他跟德国足协彻底决裂。

纵观整个事件,有四个群体卷入进来:埃尔多安亲吻着厄齐尔的眼睛把他捧为民族英雄;德国的排外势力得到了更好的宣传内容;而绝大多数德国人目睹着曾经的移民融入标志人物选择了对抗;在德国的300万土耳其裔移民则跟其他移民一样,恐怕将面临更加恶劣的生存环境。历史会展示,这场污泥战将造成怎样的后果。

文|老赫

编辑|关伟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