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蓄率下降趋势初显:对当前我国储蓄率变化的探讨及建议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05 11:01

近年来,我国储蓄率下降趋势初显,长期下滑概率增加。储蓄率的过快下降会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深刻影响,必须警惕此种变化,主动采取措施,防范潜在风险。

一、我国储蓄率变化的主要特点

1.改革开放以来国民储蓄稳步增长,储蓄率总体保持在较高水平

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快速增长和居民收入持续增加的带动下,我国国民总储蓄显著提升。近20年国民储蓄年均增速保持在14%以上,并且与GDP增速保持同步变化趋势,显示出了二者的高度相关性。

国民储蓄率总体保持在较高水平,期间均值维持在44%上下,其中2008年达到最高值51.8%,是同期世界平均水平的2.1倍。中国储蓄率要明显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二者差距一直在20个百分点以上。

2.近年来储蓄率下降趋势初显,长期下滑概率增加

我国的储蓄率变化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缓慢上升期(1978-1994年)、调整回落期(1995-1999年)、快速上扬期(2000-2008年)、持续下降期(2009年至今)。

从2000年开始,储蓄率进入快速持续上涨阶段,到2008年中国储蓄率达到峰值51.8%,随后逐渐回落,目前降至47.9%,下降了4个百分点。IMF预测中国的储蓄率将在2022年降至42%。

对比储蓄率变化的国际经验,中国的储蓄率下滑或将成为长期趋势。如日本在其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储蓄率非常高,但随着经济增长陷入停滞,储蓄率持续下滑,1970-2015年间储蓄率下降了13个百分点。伴随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储蓄率或将面临下行压力。

世界银行的研究也表明,经济所处发展阶段与储蓄率负相关,人均GDP越高,储蓄率水平越低。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和质量的提升,储蓄率下降或将成为长期趋势。

图1 中国储蓄率变化及趋势预测(%)

3.储蓄结构发生变化,居民储蓄率下降较为明显

从总储蓄的构成看,企业和政府储蓄占比保持相对稳定,居民储蓄占比下降较多。2010-2015年间,企业储蓄占比由41.2%降至40.3%,下降0.9个百分点;政府储蓄占比由10%降至9.2%,下降0.8个百分点;居民储蓄占比由49.4%降至46.5%,下降3个百分点。

从储蓄率的变化上看,企业和政府储蓄率保持平稳,居民储蓄率下降较为明显。企业储蓄率由20.7%降至19.7%,政府储蓄率由5.0%降至4.5%,居民储蓄率由24.8%降至22.7%。居民储蓄率下降了2个百分点,而同期企业和政府储蓄率仅下降了1.0和0.4个百分点。

图2 中国的储蓄率构成(%)

4.储蓄率持续下降的同时,债务水平却急剧上升

储蓄作为债务风险缓释的最终来源,对于确保债务稳定、维护债务安全至关重要。较高的储蓄水平是我国防范金融风险、促进经济发展的基础。而从目前我国储蓄债务关系看,储蓄率持续下降的同时,债务规模却急剧攀升。

2017年末,我国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242.1%,比上年增加2.3个百分点,比金融危机前增加85.1个百分点。2008-2015年,杠杆率增长了86.2个百分点,年均增幅超过12个百分点。特别是居民杠杆率,近年来迅速增长,由2008年的17.9%迅速上升到49%,年均增幅3.5个百分点,近两年增幅更是高达4.9个百分点。

居民债务快速扩张,而居民储蓄增速却明显放缓,应对债务风险的基础正在逐步弱化。2017年住户存款增速7.5%,住户贷款增速21.4%,二者相差13.9个百分点,比危机前扩大27个百分点。

图3 居民、企业和政府杠杆率分布(%)

二、我国储蓄率变化的原因及影响

1.经济发展和收入变化是影响储蓄水平的根本原因

总储蓄是一国可支配收入扣除消费后的剩余,因此储蓄水平的高低与一国经济增长和财富增加密切相关。根据弗里德曼的永久收入假说,储蓄率由当期收入与预期的长期收入水平之差决定,当期收入超过永久收入,人们会把超出部分的收入储存起来,反之人们会减少储蓄以维持既定的消费水平。

因此,居民收入的变化无疑是影响居民储蓄率的重要因素。我国储蓄率的变化和经济增速、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速变化高度相关,基本保持了同步变化趋势(图4)。

图4 储蓄率与国民可支配收入(%)

另外,储蓄结构性变化与我国收入分配结构的变化相一致。近20年企业可支配收入占比维持在20%左右,近几年略有提升,政府可支配收入占比稳步上升,提高了4个百分点以上,而住户部门可支配收入占比总体下降,降幅达6个百分点,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居民储蓄增长缓慢,而企业和政府储蓄增长较快的原因。

2.中国的消费结构和消费理念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中国改革开放前30年处于人口红利阶段,年轻的劳动人口较多,且绝大多数劳动人口经历过贫困阶段,储蓄倾向高。而目前90后、00后逐步成长为中国消费的主力,消费理念发生了根本转变,消费倾向更高。

近年来,我国居民消费支出年平均增速维持在10%左右,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逐年上升。而储蓄增速不断下降,由2007年的28.3%下降至2015年的8.6%。特别是在消费信贷、互联网金融和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支持下,消费文化盛行,居民的消费意愿明显增强,储蓄意愿明显降低。

图5 消费占GDP的比重(%)

3.人口结构将深刻影响中国的储蓄水平

根据生命周期假说,理性人处于工作年龄阶段时储蓄倾向最强,而在老年期储蓄倾向则较低,因此,工作年龄人口比重的上升有利于储蓄率提高,同时人口老龄化会对储蓄率产生负面影响。

根据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7》数据,2015-2030年的15年内,中国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将由9.7%增至17.1%,中青年人口占比则呈现显著下降,我国25-49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将由40.9%降至33.6%。因此,有较强储蓄能力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将发生较大变化,而消费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将显著上升,我国国民储蓄率下降将成为长期趋势。

4.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为增加消费提供了基础

我国初步建立起了世界上覆盖人口最多的社会保障制度,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超过8.7亿人,医疗保险覆盖人数超过13亿人,中国实施的“全民参保计划”,有望在2020年实现各项保险法定人群基本覆盖,实现人人享有基本社会保障的目标。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减弱了居民储蓄的预防性动机,从而降低了居民储蓄率。

5.储蓄率的过快下降会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深刻影响

一方面会对我国的经济结构调整产生冲击。由于储蓄是投资的来源,储蓄率过快下降必将引起投资增速放缓。短期储蓄率的过快下滑会严重制约经济发展,不利于宏观经济环境的稳定,也会阻碍我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

另一方面会影响我国的债务安全。目前我国的高储蓄为高债务提供了缓冲,储蓄的大幅下降将削弱债务的偿还能力,动摇债务稳定的基础,若债务和投资调整不及时,融资成本将会上升,债务偿还负担加重,从而危及我国的债务安全和金融稳定。

三、相关政策建议

1.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巩固储蓄和消费的基础

收入水平高低和贫富差距是影响储蓄和消费的关键因素。应着力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调节高收入者,规范个人收入分配秩序,缓解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社会成员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通过财税体制改革调节高收入者收入,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提升社会成员的储蓄和消费能力。

2.建立可持续消费模式,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

准确把握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一方面要进一步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另一方面要保证居民消费自身的可持续性。特别是在推动消费的过程中,要高度警惕债务的过快上升态势。

3.提高投资效率,抵消储蓄下滑对经济发展的冲击

我国目前仍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进程当中,投资仍将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但投资的重点应放在效率的提高上,同时要考虑债务规模的制约,保持宏观杠杆的稳定。

4.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消除储蓄下降可能造成的不利影响

全面建成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保障需求,促进居民扩大消费,从而优化经济结构,实现高质量发展。

作者:王成龙,中国人民银行合川中心支行行长助理

原文《对当前我国储蓄率变化的探讨及建议》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8.9总第203期。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