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庭审|报警录音显示刘鑫曾喊“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12 06:28

首页>澎湃人物

江歌案庭审|报警录音显示刘鑫曾喊“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张小莲 陈雷柱

2017-12-11 14: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超大

标准

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遇害案12月11日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检察官以两项罪名起诉被告人陈世峰。一是恐吓罪,二是故意杀人罪。对于恐吓罪,双方没有异议,对于故意杀人罪,被告人持不同意见。
争论点在于,检方认为被告人想和前女友刘鑫复合,认为江歌碍事,遂起杀意。被告人的辩护律师称陈世峰找江歌,是因为江歌和刘鑫关系好,想去找江歌商量如何能和刘鑫复合,但在争执过程中失手伤了江歌,江歌倒地不动后,陈世峰害怕承担后续治疗费,给家里增添负担,于是杀了江歌。
庭审现场
庭审于东京时间上午10点在东京地方法院开庭。陈世峰被带上法庭,身着蓝色上衣,黑色裤子,看起来很白净,头发打着发胶,没有表情。与此前媒体报道中使用的照片相比,似乎胖了一些。这是陈世峰时隔一年后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据凤凰卫视此前报道,陈世峰在东京监狱里已经整整一年。最开始是恐吓罪被逮捕,之后是杀人的检控。陈世峰在狱期间被严格监管,除了律师谁也不能见。
澎湃新闻在庭审现场观察到,陈世峰被解开手铐后落座,然后被戴上耳机。法庭有3名法官,8位陪审员出庭,只对部分内容提供翻译,陈世峰的耳机里全程有翻译。旁听观众留意到,陈世峰中途摘掉了耳机。
落座后,陈世峰首先到法庭中间确认身份信息,一一回答法官问题:“我叫陈世峰”“1991年1月9日出生”“国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犯罪之前职业是大学研究生,现在已经不是了。”
检方首先宣读起诉书,陈述了被告人两项犯罪事实。一是恐吓罪,陈世峰曾给刘鑫发信息,威胁要把刘鑫的内衣照发给她父母或者朋友圈,如“我可以给你妈妈联系”“我有你爸爸电话”“还有视频你想看吗?”等。二是故意杀人罪,陈世峰提前准备好刀具,蓄意杀害江歌。
检方宣读完起诉书后,法官告诉被告人:“你有从头到尾保持沉默的权利,在法庭上的发言,不管对你有利无利,都将成为证据。”
随后法官围绕起诉书,询问陈世峰意见。陈世峰对恐吓罪没有异议,对于杀人罪,他说我有两点要说。“刀不是我预先准备的,是江歌的刀。”“江歌倒下前那一刀,是我和江歌在夺刀的过程中不小心刺到的,不是故意要杀死江歌。”
辩护律师随后陈述意见,认为被告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检方在陈述环节称,2016年11月2日下午,陈世峰去到江歌家,刘鑫让江歌把陈世峰赶走后,一起和江歌出门去打工地点。中途分开,陈世峰跟着刘鑫上电车,途中给刘鑫发威胁消息。刘鑫拒绝和被告人复合,陈世峰认为江歌收留了刘鑫,是他和刘鑫复合的障碍,遂起杀意,杀完江歌后,也想杀刘鑫,最后放弃,打车回家。
检方认为本案争议点有两个。一是陈世峰去江歌家的理由。被告人称他是特意去找江歌,希望江歌帮忙撮合自己与刘鑫复合。二是刀是谁的,被告人是有意还是无意。
上午庭审最大的意外信息在于,辩方律师披露,刘鑫先进屋,听到外面的声音,给江歌递了刀,说自己害怕,锁了门,江歌进不去,在和陈世峰争斗的过程中被杀。
法庭上公开了刘鑫在案发时报警时的电话录音,在接线警察还未开口说话前,就听到刘鑫用中文喊了一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刘鑫报警记录。
此外据看看新闻报道,凶器为一把长9.7厘米,宽2.7厘米的刀具,该刀具的归属目前是控方和辩方的争议点之一。被害人江歌衣服显示正面有14处伤痕,衣领处有8处伤痕,致命伤在左颈脉。检方指控陈是有计划性的杀人,凶器是他的。但陈的律师称,凶器是刘鑫递给江歌的。而陈世峰称第一刀是误伤,后续的几刀是故意的行为。当天陈世峰家人未出现在现场。
有旁听观众走出法庭后称,在上午的庭审中陈世峰全程面无表情。
法庭之外
今日早上7点,江歌母亲江秋莲携一束鲜花,到江歌遇害公寓门前祭拜,跪拜时姿势庄重,手掌、额头触地,数秒后起身,双目含泪。随后前往律所与律师会合,上午10点开庭后出现在旁听席中,在检方出示证据时,情绪非常激动。坐在被告席的陈世峰全程没有与其对视。

江歌母亲于12月11日早上去往江歌生前居住公寓祭拜。
上午庭审结束后,澎湃新闻试图联系江秋莲未果,随后她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我安好,大家勿念!谢谢大家!”
今天早上7点开始,便陆续有媒体和在日华人聚在法院门口,等候排队取号抽签。排队过程中,大部分人都在热烈讨论江歌案,其中“刘鑫”的出现频率不亚于被告人陈世峰。
最终从300多人中抽选出31名可入场的旁听席观众,其余大部分人选择在场外等候消息。中间休庭10分钟,有好几位观众第一时间出来给场外的人告知庭审细节。
听闻消息后,一位20多岁的在日工作华人何女士表示,对陈世峰的说法半信半疑,“真相要看法院最终判决”。
同样在法院门口打听消息的林颖娴则想法不同,在她朴素的观念里,不管怎么样杀人,杀人本身就是严重错误,应该受到严重的惩罚。

12月11日法庭外聚集大量的媒体和等待抽签的旁听人员。
相比起陈世峰是否蓄意杀人,何女士更关心刘鑫在这个案件中的行为。“这个案子受到大家关注,并不是因为要判陈世峰死刑,我在日本待了那么多年,我了解日本法律,死刑是不太可能的。大家更关注的是刘鑫这个角色。”
她说,2016年11月3日江歌遇害当天,正好是她的生日,所以印象深刻,但真正对这个案子特别关注,是从今年5月份江秋莲发布曝光刘鑫的文章后开始的。她表示非常期待刘鑫后天(13日)出庭,到时她会请假来法院排队抽签。
上午的庭审在东京时间11点55分休庭,并于13点10分继续下午的庭审。
江歌的遗体解剖人将出席下午的庭审,将对于尸体表面和贴身衣物的痕迹和刀痕进行说明。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骏律师向澎湃新闻分析称,依据这些信息可以判断第一刀是划伤还是捅刀,这将是定罪和量刑的关键。
从11号起,本案将持续审理5天,16、17日两天休庭后,18日继续开庭,最终在20日宣判。

江歌案庭审安排。
寻找陈世峰
在宁夏银川市唐徕回中,陈世峰曾读过的复读班如今已经停办,该校一名教师向澎湃新闻表示,2009年时,唐徕回中的复读班实际上是校外的培训机构开设的,与唐徕回中并无隶属关系,“不管是教师还是管理,都是独立的,复读班的教室跟应届班也不在一块。”
对于这一说法,澎湃新闻曾在11月16日向校方求证,但未得到回复。陈世峰的一名校友刘敏(化名)回忆,江歌案发生后,她曾在新闻报道中看到陈世峰的照片,“当时只是觉得眼熟,后来同学们都在讨论这个案子,我才想起来,当年在学校确实见过这个人。”
因为校友这层关系,刘敏开始对江歌案格外关系,她刻意打听过陈世峰的情况,但并没有太多的信息反馈回来。她说陈世峰在唐徕回中念复读班时,在学校里属于那种存在感比较低的人,也并不像新闻里说的那么潇洒帅气,“我们甚至想不起关于他的任何一件事,唯一能确定的,是他确实曾在唐徕回中念过书。”

陈世峰户籍信息显示的住址是定边县定中巷,由于旧城改造如今只剩下百余米长。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陕西省定边县定中巷二组是目前公开信息中陈世峰唯一的住址,但实际上,这个地址早已经无迹可寻。由于旧城改造等缘故,如今的定中巷只剩下一条不到约100米小巷,巷子里仅剩的30多户老房子,大多都已经人去楼空,余下的住户甚至未曾听说过定中巷二组在什么位置,“都拆光了。”
定边县长城社区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定中巷里的老房子原本都是定边中学为教师准备的职工房,后来许多人为方便上学都会选择在这里租房住,亲戚之间在定中巷挂户的情况也比较普遍,“后来定边中学迁走了,定中巷大部分也拆除了,人户分离的情况就显得越发严重。”
2007年到2009年间,陈世峰的父亲陈兴(化名)曾在定边县正西街经营过一家杂货铺,这家店铺后来虽经易主,但并未更名,但附近的商户对于陈家人的印象只剩下“温和”二字,甚至连陈兴的名字也从未记住。一名商户介绍,陈兴在正西街开店期间,商户们就很少见到他的儿子陈世峰,“这个孩子到底怎么样没有人知道,甚至不清楚他在哪里上学。陈家两口子人都很不错,性格温和,是个慢性子人。”
商户们口中的陈家人如同唐徕回中学生们口中的陈世峰一样,没有太多的存在感,仍然难以记起有关他们的任何一件事。他们不知道,在陈世峰的老家定边县冯地坑乡冯崾岘村,陈家人是能够走出山沟非常有出息的一家人,即便他们自搬走后就再也没回来过,村民们在提到陈兴时,仍然不住点头。

陈世峰的老家如今只剩下3口破败的窑洞,他的童年曾在这里度过。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冯崾岘村距离定边县城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位于一处山沟的底部,在一片布满杂草的荒地中,陈家的三口窑洞早已破败不堪,看不出任何有人居住过的迹象。陈兴的一名宗亲告诉澎湃新闻, 陈家人大概是1995年前后从冯崾岘村搬到了定边县城,从那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他们家在这里没有房子,只有那几口破窑洞,就算回来也没地方住。”
这名宗亲说,陈家人从冯崾岘村搬走的时候,陈世峰只有五六岁,还没有上学,“那时候没有幼儿园上,那孩子跟别的孩子一样,整天在山沟的泥坑土堆里玩,也看不出好坏,但他很听话。去年案子(江歌案)发生后,我们倒是也听说了,但因为离得远,具体是咋回事并不清楚,他家里对这件事说的很少。”

11月25日,因涉嫌杀害中国留学生江歌被捕后被移送检方的犯罪嫌疑人陈世峰所乘坐车辆。摄于警视厅。 东方IC 资料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歌案 日本 留学生

37

相关推荐

江歌案开庭:被告能否被判死刑分歧很大

江歌案:刘鑫13日另设房间视频出庭

江歌案争议焦点:凶器何来,动机不明

持续关注丨“江歌案”在日本庭审首日:江歌妈妈在庭上痛哭

评论(913)

热新闻

四川大竹13岁弑母少年:会帮爷奶干活和常遭父母打的独生子

元旦火车票可以买了!明天起火车票预售期恢复至30天

莱阳教体局通报14岁神童签约麻省理工调查结果:消息不实

持续关注丨“江歌案”在日本庭审首日:江歌妈妈在庭上痛哭

图解江歌案“罗生门”:庭审首日控辩双方的七大分歧

马云师范生计划“10年投3亿”:让最优秀的学生做乡村老师

生死时速!25岁广州马拉松跑者心脏骤停,经抢救恢复意识

两办发布公务用车新规:党政机关带头使用新能源汽车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13日举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仪式

多年合作单位撇清关系,莎普爱思:研发费不算低,大头在后期

“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吴永宁坠亡前影像曝光,生前曾挣扎

重庆巫山一贫困户被镇长强按头鞠躬道歉,县委:镇长被停职

江歌案明日东京开庭,江母称刑案结束后会对凶手提起民事诉讼

董明珠说减税救不活企业:格力交了200亿税,没觉得很困难

南航回应客机偏出跑道:飞机已拖回停机位,395名旅客下机

四川大竹13岁弑母少年:会帮爷奶干活和常遭父母打的独生子

元旦火车票可以买了!明天起火车票预售期恢复至30天

莱阳教体局通报14岁神童签约麻省理工调查结果:消息不实

持续关注丨“江歌案”在日本庭审首日:江歌妈妈在庭上痛哭

就医院门诊输液室打人事件,通山县已免去徐良路城管局长职务

“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吴永宁坠亡前影像曝光,生前曾挣扎

重庆巫山一贫困户被镇长强按头鞠躬道歉,县委:镇长被停职

江歌案明日东京开庭,江母称刑案结束后会对凶手提起民事诉讼

董明珠说减税救不活企业:格力交了200亿税,没觉得很困难

环保部发特急函:煤改气(电)未完工的继续沿用燃煤取暖

南航回应客机偏出跑道:飞机已拖回停机位,395名旅客下机

美最高法院通过特朗普政府针对八个国家的旅行禁令

直播录像丨西成高铁通车首日:早上羊肉泡,中午烫火锅

山西前首富李兆会被限制出境,缘起4年前一笔2亿贷款

四川大竹13岁弑母少年:会帮爷奶干活和常遭父母打的独生子

澎湃新闻APP下载

热话题

我们是江歌案庭审报道组,关于江歌案的庭审情况,问我吧!

我是文学博士但汉松,关于文学阅读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上外丝路所助理研究员闵捷,关于耶路撒冷这个国际政治、历史聚焦点,问我吧!

我因被误诊为艾滋等死七年,关于这段经历,问我吧!

我是戏剧导演林兆华,关于戏剧,问我吧!

我是上外丝路所助理研究员闵捷,关于耶路撒冷这个国际政治、历史聚焦点,问我吧!

我是戏剧导演林兆华,关于戏剧,问我吧!

我是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关于我眼中的新闻发言,问吧!

我因被误诊为艾滋等死七年,关于这段经历,问我吧!

我是律师丁金坤,关于虐童事件的法律问题,问我吧!

我是上外丝路所助理研究员闵捷,关于耶路撒冷这个国际政治、历史聚焦点,问我吧!

我是律师丁金坤,关于虐童事件的法律问题,问我吧!

我是上海东方医院皮肤科负责人徐楠,关于早秃的问题,问我吧!

我在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工作,关于津巴布韦局势和非洲政治,问我吧!

我关注中东局势多年,有关沙特政治和“宫斗大戏”,问我吧!

热门推荐

【社论】谁在为“违法成瘾”的神药广告开绿灯?

排雷②|中越边境地雷村故事:一村民20年拓荒排雷约万枚

中使馆:恐怖分子欲对中国驻巴基斯坦机构和人员发动恐袭

“非法运输濒危动物”马戏团长被改判无罪,“将继续演马戏”

新华社调查“神药”:牛皮吹上天,虚假医药广告顽疾怎么治?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