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回看:中留学生命丧大麻交易“美国梦”幻灭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8 11:01

(原标题:中国留学生命丧大麻交易 美媒回看“美国梦”幻灭之路)


中国留学生命丧大麻交易 美媒回看“美国梦”幻灭之路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 美媒称,2016年9月底的一个中午,23岁的美国雪城大学中国男生袁晓鹏在纽约州雪城市东部一个荒凉的居民区进行大麻交易时被买家枪杀,如今案发一年有余,袁晓鹏的离去给家人、朋友和警方留下不解之谜:这个人缘极好、积极阳光、孝顺家人的中国学生,如何陷入非法大麻交易中?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月24日报道称,袁晓鹏的经历体现了每年几十万赴美中国留学生在当地可能遇到的错综复杂的机遇、诱惑和陷阱。

初到异国他乡

每年秋季,拥有两万多名学生的雪城大学都会迎来上千名像袁晓鹏一样的中国学生,和其他人一样,袁晓鹏来到美国追求教育和梦想,对未来充满希望。他的专业是数学,想当一个商人——这个志愿在中国学生中并不少见,袁晓鹏心目中的商人是那种能呼风唤雨的大亨。

在雪城的第一年,袁晓鹏曾想过创办一个二手教科书交易平台,也考虑过开一家针对大学生的搬家公司,还一度想在雪城市中心开一家夜店,甚至还研究起美国的房地产投资基金,计划和朋友们融资投资房地产。但他最靠谱、持续最久的创业点子是和好友约翰·巴克尔一起开一家贸易公司,从中国出口镁到雪城。来自雪城本地的巴克尔说:“他总是在想赚钱的法子,每隔一天都有一个新想法,他想成为老板,当老大。”

报道称,在美国各地的校园里,中国留学生常常被看作一个内向的、互相抱团的群体。相比之下,袁晓鹏显得与众不同,他是一名社交达人,性格阳光,努力跟各个国家的同学打成一片。所有被访者对袁晓鹏的第一印象都是他的笑容,他像一个明星,不论中国还是美国学生都喜欢围在他的身边。

但在袁晓鹏极其成功的社交生活背后,是他对学业进度的无奈。他在2015年离开了学校半年,当时他受到校方违纪处分。2015年7月,袁晓鹏在微博上发布一张自拍,并写道:“这些天在北京我终于知道了自己到底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的心很野,不满足平庸,我想要的远远不止现在的这些。为了四年后的目标,我会很努力。”

袁晓鹏心中对未来的具体构想不得而知,但据他的室友曾同学说,他想早点赚钱,给家里省开销;而巴克尔说,他一直梦想拥有一台兰博基尼。

卖大麻赚快钱

2016年夏天开始,袁晓鹏一边上着暑期班,一边给其他暑假留校的学生和运动员卖大麻。

报道称,尽管消遣型的大麻使用在美国的个别州已经合法,但在纽约州非药用的大麻依然违法。不过,在雪城大学兄弟会和体育文化盛行,学生使用大麻很常见。

袁晓鹏的上家是一名雪城大学的前橄榄球队员泰勒·欣迪,这名队员去年8月在法庭上为袁晓鹏作证,以换取免罪。他从2016年1月份开始大麻交易,从加州进货,2016年5月第一次接触袁晓鹏。之后几个月,他一共卖给晓鹏几千美金的大麻,并从每磅销售中赚取500到600美金的差价,袁晓鹏曾在某次交易中一次性给他的银行账号汇款5750美金。

袁晓鹏曾跟几个中国朋友透露了他的大麻交易,并且说这不是长久之计,只是毕业前用来赚零花钱的法子。据曾同学说,朋友们警告他卖大麻的危险,吸毒在中国依然是受大众谴责的违法行为,因此尽管美国校园里大麻文化畅行,中国留学生却大多避讳毒品,在雪城大学的中国学生圈里用大麻的也不多。但朋友们没能劝住袁晓鹏,他喜欢在学校里开着科迈罗逛,认识新的朋友,顺便卖大麻赚钱。他说,做这个买卖只是为了给朋友们帮忙。

巴克尔说,袁晓鹏自己一直很少抽大麻,当开始卖大麻以后就完全不抽了,说大麻会“分心”。他专注在生意上,认认真真地记录下每一笔交易,包括成本和利润。一直关注着袁晓鹏的大麻交易的巴克尔反复提醒他:只跟学生做生意,远离本地人。

命丧见面交易

报道称,雪城大学古老而美丽的校园跟它所处的城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雪城是纽约州北部的一个后工业城市,随着近几十年来工业的衰落,雪城的经济也不如从前,尤其受到枪支毒品泛滥的困扰。

离雪城大学东边五公里处的市郊,有一个叫做斯普林菲尔德花园的社区,治安较差。在那里,和袁晓鹏同一年出生的非裔卡梅伦·伊萨克听说了雪城大学里一名中国学生开着科迈罗兜售大麻的消息。伊萨克在当地有贩毒和玩说唱的历史,还曾有过非法持枪的犯罪记录。几天后,伊萨克从另一个毒贩处要到了袁晓鹏的手机号码,开始陆续从袁晓鹏那里购买大麻。

根据警方档案显示,2016年9月30日,袁晓鹏和伊萨克约好在斯普林菲尔德花园的停车场碰头,伊萨克以5400美金购买袁晓鹏两磅大麻,然而伊萨克并没有带来说好的现金,而是带了一把左轮手枪——伊萨克抢劫了袁晓鹏的大麻并向他开枪,然后窜上了一旁等待的轿车,司机是他20岁的侄子米切尔,两人迅速逃离现场。

一个半月以后,雪城所在的奥农多加县警方逮捕了伊萨克,并控告他一级谋杀。通过袁晓鹏胸口文身上的母亲的生日,警方解锁了袁晓鹏的手机,获取了他与伊萨克的聊天记录。

“这是一个低档次的大麻交易,”负责调查此案的警探劳伦·柯林斯表示,“他是一个好孩子,可惜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皮蓬(译自袁晓鹏英语名Pippen)的不幸来源于他缺少美国人的常识,不像我这样本土长大的人,”巴克尔说,“他那么愿意去相信别人,以至于让自己受到伤害。”

国内舆论争端

枪发后数日,袁晓鹏的新闻传到国内,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几家国内主流媒体在标题中用上“纽约州一中国留学生遭枪杀,传为北京富二代”、“传与非裔毒贩争执”等字眼,瞬间激起网民对袁晓鹏和他家人的谴责和谩骂。但袁晓鹏并不是所谓的“北京富二代”,尽管后来许多关于他的事实得到澄清,但袁晓鹏本人与媒体所塑造的形象非常不同。和大多数中国学生不一样,他是罕见地在中美文化中都能如鱼得水的人。

“他超越了文化、国家和群体,”巴克尔评价称,“他的离开给学校的中国学生群体带来巨大的创伤。”

2017年9月25日,奥农多加法庭法官宣布,伊萨克将获终身监禁不得保释,米切尔被判处15年监禁。袁晓鹏的家人没到判决现场,但地方检察官朗读了家人致法庭的一封信的节选,并转达了他们希望法官以最高刑罚判决凶手的请求。

而袁晓鹏大学里的朋友们没有人出席终审判决,他们大都已经毕业,离开雪城,前往纽约、洛杉矶、上海、北京等世界各处,开始人生下个篇章。

本文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婷_BJS5601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